゛親ベ寶寶

切记:走路看道儿,做爱带套儿!^O^

【楼诚衍生】【谭宗明/赵启平】 荒岛and野鸡 (捌)

一:以退为进,动静结合。只要套路深,就不怕妖精不现身!^O^ 


二:前文 (壹) (贰) (叁) ( 肆 )  (伍) (陆) (柒)  番外---树震  


三:谭赵汇总→我的老谭和平平


-----------------以下正文-----------------


无论是钓鱼还是追求一个高傲的人类,都是需要相当大一颗耐心的。

谭宗明正巧就有着这样一颗耐心,且非常强大。

所以哪怕他已经独自一人在湖边枯坐了两个小时,他也没表现出任何一点的不耐烦。

赵启平觉得他们都很无聊,且非常之无聊。

因为谭宗明在楼下呆呆的坐了两个小时,他就在楼上呆呆的看了两个小时。

两个无聊的人类是不是更般配呢?谁知道了。


“收获如何?”赵大夫佯装打了个半睡未醒的哈欠,走到谭宗明的身前又故意的抻了抻腰身。

“刚睡醒?别着凉。”谭宗明放下手里的鱼竿,把自己身上那件不薄不厚的外衣披到了赵启平的肩上。

“看来今天的鱼不给谭总您面子啊!不知道它们又会不会给我这个面子呢?”赵启平从谭宗明的渔网里收回视线,提起面前的鱼竿试了试手感,然后说。

“可能我的饵它们早就吃腻了吧?有时候换换口味其实也不错。”谭宗明一边从新挂上鱼饵抛出他的鱼钩,一边语带他意的回答赵启平。

“偶尔换换口味确实不错,但千万别太重。我从小生活在这,吃惯了淡口味的东西,突然给我弄咸了,还真受不了。”赵启平的脸上云淡风轻的挂着一抹微笑,固定好自己那只鱼竿后若有他意的冲谭宗明挑了挑眉。

“不试试又怎么会知道合不合适呢?”谭宗明略微上翘的嘴角拉出一个好看的一字笑。

看上去好像无害到几近亲和,实际上那里面可能藏着的东西,威力能堪比最强的台风。

“我不想的事,谁说什么都没用。”赵启平笑着扭回头,双手用力一拉,一条白白胖胖的大鱼便跃出了水面。

“可你也阻挡不了愿者上钩啊?”谭宗明抄起渔网,协助赵启平将一条足有五斤重的大鱼兜到了岸上。

赵大夫没接话,而是直接摘了挂在鱼嘴上的钩子,然后转身一丢,又把鱼给放回了水中。

老谭识趣的没在提起这件事,两人相安无事的在湖边又垂钓了小半日。最后各自带着一条不大不小的鱼回了小楼。


“晚饭烤鱼怎么样?”谭宗明提着两条还在活蹦乱跳的鱼隔着厨房的操作台问蹲在沙发前那个人。

“只要不用我做,都行。”赵启平从一堆碟片里勉强伸出半个头,给了谭宗明一个标准的八颗牙微笑。

“那今天就尝尝我的手艺。但先说好,我也是许久未做了,不保证一定好吃。”谭宗明低头一边收拾手中的鱼,一边给赵启平打好预防针。

虽然老谭如今的生活几乎到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地步,但想当年的他也是生活技能起码九级的资深留学生!

所以,简简单单烤个蛋糕做个饭什么的还是难不倒他的。


晚餐虽然并不能为这美好的夜晚和景色添色几分,但却也不至难以入口。

赵启平吃的虽然不多,却也并未表现出任何的厌烦。但他时不时飘向不远处的眼神却一点都没能逃过谭宗明的法眼。

“喜欢就试试呗。虽然不常用,但我想这套音响的音质应该还是在的。”谭宗明礼貌的收拾了餐桌,但他并没有洗碗的打算。

“真的?那我不客气啦。”赵启平匆匆擦过嘴,三两步就又跨回了沙发附近。

经典乃至绝版的古典乐黑胶碟片配上一套顶尖的B&O音响,这简直是置身天堂般的享受啊。

古典乐的韵律与节奏通过音响缓慢而又绵长的舒展开在整个房间内,那种悠然而又纯净的感觉让赵启平的全部身心都为之愉悦。

这是一种精神上的享受,甚至对他来说这简直是药物级别的神经刺激。

乐曲演奏的整个过程中,谭宗明都未发出过任何一丝的声响。

因为他也沉浸在音乐带来的舒适和淡然中。

就如赵医生曾说过的那样,有时两个人的相处无声无息才是最完美的默契。


星夜悠然,一抹淡淡的月色丝丝缕缕的散落。

谭宗明握着一纸书卷斜倚在窗前的沙发上,但注意力却又全然不在其上。

楼上时而传来的乒乒乓乓声不大,可在这个寂静的夜晚,却又仿佛每一下都敲击在了他的心上。

这个人可以近在咫尺,却又让你觉得他远在天涯。

真是一个让人疯狂的小妖精啊!

赵启平并不是故意发出的这些声响,只是他心里那点矛盾的小情绪作祟罢了。

最初时总觉得某人今夜会像狼外婆一般趁着夜黑风高闯入他的世界,所以便用了些力气硬是把半边沙发挪到了门口的位置。

可过了不多时,又觉得自己真是此地无银小人之心,于是又辛辛苦苦的把沙发挪了回去。

无故出了一身汗的赵大夫摊在床上瞧了半天窗外的夜,最后只得莞尔一笑。终于起身去洗了个清清爽爽的澡。


直到将赵启平送回家,谭宗明都没做过什么过格越举的事。甚至连一句十分多余的话都没有。

他很好的在赵启平面前展现了自己的风度和品格,同时也将自己最放松自在的一面表现在了赵大夫的面前。

毋庸置疑,谭宗明绝对可以算上一个与赵启平极其趣味一致甚至臭味相投的人。

除了他那让人无法忽视的地位和财富,他真的可以算的上是赵大夫最钟意的那款人了。

不过事实就是这么的现实而又残酷。

谭宗明不可能回到他从前平凡的生活,而赵大夫也不屑于将感情同任何的世俗牵扯在一处。

所以,他们在赵启平这里,注定了只能是我和你,而不会是,我们。

 

 

 

未完待续




PS:不出意外,等几个大写数字都出现一遍,这个有生之年的坑也就结束了~~~





 

评论(5)
热度(55)

© ゛親ベ寶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