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ベ寶寶

切记:走路看道儿,做爱带套儿!^O^

【楼诚衍生】【谭宗明/赵启平】 荒岛and野鸡 (柒)

一:趁着还在这个月,赶紧能写就写点,能更就更点!同时感谢那些追我文的人,我也知道如今我有多坑。^O^ 


二:前文 (壹) (贰) (叁) ( 肆 )  (伍) (陆)  番外---树震  


三:谭赵汇总→我的老谭和平平


-----------------以下正文-----------------


在谭宗明的世界里,没有什么人或物是他想要却得不到的。但他却一直很有自己的原则,或者说是绅士的原则。

因为他对于那些不择手段只为满足私欲的行为很是不耻。

他也曾风花雪月,曾万花丛中过。可他却从不强求,我们可以各取所需,互惠互利。但我们不要互相干扰或者试图触碰谁的底线。

所以他身边来来回回走过的人看到的除了他的钱和地位外,从不曾有谁真正触碰过他的生活乃至灵魂。

但赵启平是特殊的存在,他想让他看到真实的自己,甚至是有些幼稚或者说不为人知的自己。

 

小楼上下三层,最下面一层是个开阔的客厅和开放式的厨房,一应家居设备器皿齐全。

上面两层各有一间卧室,谭宗明住在二楼,三楼视野最好的那间他让给了赵启平。

整面墙连带三分之一天棚的开阔视野让赵启平躺在床上也能对外面的世界一览无余。

蓝盈盈的天,清凌凌的水,绿油油的树木,不参杂一点噪音的虫鸣鸟叫。

世外桃源一般的地方,住一宿得TM多少钱啊?

安逸的环境会使人思绪飞舞,赵启平也不例外。刚刚还在感叹造物主的神奇,转瞬就变道去了物质世界的奢靡。

就在小赵大夫神游寰宇兼吐槽资本归一的时候,房门被敲响了。

 

“请进。”按照正常人的理解,这个屋子里应该只有他和谭宗明两个人,所以赵启平半瘫在床上没动,直接让人进来了。

“哟,累了?”谭宗明推门进来时看到的正好是一个慵懒如猫般窝在床上的人,挠的人心里痒痒的。

“没有,你不是说怎么舒服怎么来吗?我这样就很舒服。”赵启平又滚了两下才从床上坐起来,然后叠着一双长腿等人说话。

“想出去转转吗?或者说研究研究一会吃什么。”谭宗明自认身材不错,可眼前这双腿,也绝对是属于够瞧很久那种的。

“转转呗。”小赵医生的眼睛亮了一下,不知道是为探索环境惊奇还是为一会吃什么充满期待。

 

离开荒岛后的谭赵二人其实并没有太多意义上的接触,而那段流落在外的日子也并不能展现太多对方的习惯性格。

但那段日子让彼此看到了对方内心深处的真实和光彩,所以他们的相处显得格外融洽和舒服。

 

顺着小楼门前的路,他们来到了一片不太开阔但看上去却很精致的菜地。

赵启平不置可否的回头看了一眼谭宗明,满脸写着个大大的问号。

“我命人种的,目前我还来不了这个。”谭宗明有些尴尬的挠了挠鼻翼,他难得有因为自己不会什么而感到尴尬的时候。

“这没什么不好意思的,我也来不了。”赵启平在心里偷笑,堂堂一个大总裁因为不会种菜而害羞,您是不是重点找的有些不对呀?

“中午吃这个?”谭宗明挽了挽白衬衫的袖子,伸手摘了一颗水灵灵的生菜递给赵启平。

“好主意。”赵启平没带换洗的衣服,故而不太敢直接进到菜园其中。只能乖乖站在外围充当一下看守和帮忙拾取的工作。

 

谭宗明摘了一些生菜黄瓜西红柿之类的东西,两人在地头寻了个不大不小的竹筐一并带回了小楼。

谭宗明原本洁白的衬衫到底被蹭了个花里胡哨,进门后他脱了鞋先上楼换衣服去了。

赵启平先是低头瞧了瞧地上那双沾了些泥土的鞋,后又看了看自己依然整洁的衣裤,不由得会心一笑。

然后不知为何,欢快的提着小篮子就晃悠进了厨房。

午餐是一顿挺简单的西式餐饮,新鲜蔬菜拌的沙拉,配上一些面包和烤香肠培根。

这些是谭宗明那个冰箱里赵启平能做明白的唯二菜色。

真不是我们赵大夫手艺不精,实在是冰箱里的东西都太古怪,他实在不太想费脑子去琢磨。

 

吃过午饭后,二人各自回了房间,这种互不干涉互不打扰的感觉很好。让赵启平不用费任何脑细胞去琢磨如何应对谭宗明并且保持优雅。

稍事休息后,谭宗明拿着两套渔具先行下了楼。过了许久也不见有要回来在次敲门的意思。

赵启平趴在落地窗前的沙发上就那么一住不住的看着他。

看他如何支起大大的阳伞,如何组装好两根专业又有些复杂的鱼竿,然后悠然的窝进一把舒适的折叠椅中,开始他独钓寒江的乐趣。

这个人真是太有趣了,他明摆着想和自己多接触了解,也明摆着的对自己有些超乎朋友的心思。

可他就是能让你忘却这一切的欣然接受他的好和给予。

这个人要么是有毒,要么就是高手中的高手。

赵大夫如是想着。

 

而此时的谭宗明想的却是:这个姿势是不是不够优雅?要不要在换个位置?人怎么还不下来?难道我已经不复当年的魅力了吗?

 

 


未完待续




PS:我知道,复更以来这文就跑偏了!但看在我好歹会把它填上的份上,您将就看吧,好吗?





评论(6)
热度(47)

© ゛親ベ寶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