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ベ寶寶

切记:走路看道儿,做爱带套儿!^O^

【楼诚衍生】【蔺靖/彻璞】锦鲤抄 (二十一)

一:快来夸夸我,时隔一年又八个月零六天,我竟然成功回来填坑了!真想奖励自己一根冰激凌。(#^.^#)   字数:2179


二: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三:【楼诚】【楼诚衍生】文章集结号之我是汇总


-----------------以下正文-----------------


(21)


 

傍晚时分,踏着一地绚烂霞光归来的太璞鱼开心的有些合不拢嘴。捧着满怀的小吃和玩具直奔萧景琰和他的小基地。

然而推开门时,见到的却是一个满脸呆滞的萧景琰。那人就连手中的毛笔不知何时脱了出去也未察觉。

 

“琰琰?琰琰?”石太璞轻轻放好自己的各样小宝贝,然后两步窜到萧景琰的身边,一边拉人家的袖子一边呼唤。

“啊?”萧景琰不知看什么看的出了神,好半天才反应过来。仍有些恍惚的问石太璞“你回来了?”。

“没有,我没回来,你做梦呢!”先跟着蔺晨学油嘴滑舌,后又跟着刘彻学腹黑的太璞鱼,终于学坏了。

“我睡着了吗?哎呀,先生的课业我还没做完呢!”萧景琰被石太璞的话瞬间拉回了神思。一阵兵荒马乱的开始收拾面前的狼藉。

然而当他看到桌案上那只静卧的小鹿时,他终于意识到身后那串咯咯咯咯的笑声是怎么回事了。

 

“石...太...璞...”伴随着萧景琰的怒吼,一团又一团的宣纸炮弹朝着石太璞飞了过去。

第一次恶作剧成功的太璞鱼一面沉浸在自己邪恶的小欣喜中,一面左突右闪的躲避着来自对方的攻击。

就在萧景琰马上要抓住石太璞的时候,列战英的声音传了进来。“殿下,宫里来话了,命您三日后陪同静妃娘娘去参加林府的家宴。”

“知道了,战英。”萧景琰一手紧紧捂着石太璞的嘴,一手用力揉搓着对方的头。

“唔唔唔...唔唔...”被大力夹住头的太璞鱼奋力的扑腾着四肢,然而并没有什么作用。

总是勤奋于各项课业和活动的萧景琰早已练就了一身过硬的力气。

 

“你叫吧,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此时手脚并用的萧景琰已经整个压在了石太璞的身上。二人扭打的姿势看上去是那样的诡异又神奇。

“啊啊啊啊啊......彻哥哥.....救命......”石太璞在奋力猛甩了两下头后,终于从萧景琰的手下解脱出了自己的嘴。

伴随着石太璞的高声呼叫,一股淡淡的青烟在不远处缓缓升腾了起来。最后一抹落日的余晖也消失在了天际。

“成何体统。”好不容易等到夜晚降临,终于可以化形出现的刘彻刚一露头,看到的就是一副二人衣衫不整互相撕扯的画面。

 

当惯了好学生的萧景琰,一听到声音立马放开了自己的手脚,恭恭敬敬的起身施了一礼“先生。”

然而他那早已被拉扯的七扭八歪的衣袍发带却让他看上去是那么的玩世不恭又稚气可爱。

“蔺晨来了?”刘彻一手拉起还在地上坐着的石太璞,一手顺了顺对方乱的跟鸡窝一样的发髻。

“呀?晨晨来了吗?在哪?”不等萧景琰开口,石太璞先咋呼了起来。

“安静,我在同景琰讲话。”刘彻捏了一把石太璞最近有些圆润的脸颊,一点都不严肃的说。

石太璞很小声很小声的“切...”了一下,然后乖乖在一旁站好。

 

“来了,先生怎么知道的?您见到他了?”萧景琰的眼睛里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转瞬却又恢复了平静。

“没有,但我想这东西除了他别人也不会做了。”刘彻一招手,原本乖乖卧在萧景琰书案上的小鹿瞬间飞了过来。

“呀,好漂亮的小鹿,像活的一样。”还不等刘彻接住来物,石太璞就先抢了过去。握在手中翻来覆去的看了好几圈。

“咦...这个圆滚滚的东西是什么?肥鸡吗?”石太璞看了半天,终于在巴掌大不到的小鹿怀中看到另一只圆滚滚的动物。

 

“那是鸽子。”

“那是鸽子。”

刘彻和萧景琰双双满脸黑线,然后异口同声的说。

“哦,我还以为是肥鸡呢!这鸽子可真胖。”石太璞又看了两圈,最后小心翼翼的交回萧景琰的手中。

与此同时,安坐于林府内,装的一本正经的蔺小大夫狠狠地打了个喷嚏。‘难道昼夜赶路着凉了?’

 

蔺晨在快马加鞭日夜兼程,生生跑死两匹马的情况下,在第五天的下午时分赶到了金陵。

待他终于锁好马匹,飞身进入靖王府,他才想起来,那人在不在府中,又在府中何处,他根本不知道啊!

就在这一分神的恍惚间,不远处那片正灼灼盛开的桃花间,一抹艳丽的红色映入了他的眼帘。

 

微风徐徐吹过,纷纷扬扬飘舞的花瓣,零零散散的落了那人一肩一发。

这一刻,蔺晨脑海中那个萦绕了许久的影子终于同眼前的人重合在了一起。

跨越山海,跨越时光,跨越世间一切阻碍,我终于找到你。

是谁说: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只要是为你,哪怕刀山火海,吾往矣。

 

被眼前人迷得不知今日何日的蔺晨还没等多偷看几眼,就咔嚓一声从树梢上掉了下来,四仰八叉的躺在树下,沾了一身的花瓣树叶,可这也没耽误他继续像个花痴一样傻呵呵的笑。

 

“谁在那里?”身后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很快引起了萧景琰的注意,只见他迅速转身奔去的同时还不忘拔出了藏于靴中的短剑。

“我...我...是我!”冰凉的铁器贴上喉头,蔺晨一边伸手去摘贴在脸上的花瓣,一边解释。

“怎么是你?来了也不提前知会一声,误伤了怎么办?”待萧景琰看清来人,手中的短剑立时收了回来,脸上虽还是淡淡的样子,可语气中三分不满三分责备四分惊喜却是掩饰不住的。

 

“嘿嘿...嘿嘿...我这不是着急么。”蔺晨起身抚了抚乱糟糟的衣袍,一脸傻兮兮的看着萧景琰。

“摔了?疼吗?”许久不见,那人竟然清瘦了,真是难得。

“不疼,不疼。这对我都是小事。”蔺晨不以为意的甩了两下袖子,然后像变戏法似的掏出了个小盒子,递到萧景琰的眼前。

“什么?给我的?”见那人没事,萧景琰便也不再多问,只是有些好奇和期待的看着眼前的东西和人。

“礼物。”蔺晨像献宝似的打开了盒子,一只翠绿翠绿的玉雕小鹿安静的卧在里面,原料上仅有的几点瑕疵也被作者化成了鹿身上的斑点,衬托的小鹿更加活灵活现。

 

也不知是因许久未见的人终于又相聚,还是因收到珍奇又富有新意的礼物。

总之,萧景琰那郁结了多日的心和眉头终于像春天的积雪一般,消无声息又绵绵不绝的化了一地。

 

 

未完待续



PS:我在尽力回忆前情,但是这个真的很难。所以前后文画风 可能 (一定)会不太一样,请大家谅解一下,毕竟隔得时间太长了。




评论(2)
热度(44)

© ゛親ベ寶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