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ベ寶寶

切记:走路看道儿,做爱带套儿!^O^

【谭赵】我和霸道总裁的一夜

一:脑洞再好也抵挡不住文笔太渣,大家只能将就看了,对不住各位了。同时祝大家中秋节快乐,幸福,安康,平安,顺遂!


-----------------以下正文-----------------


香醇的咖啡配上悠扬的乐曲,伴随着暖融融的阳光,美好的一天开始了。

 

谭宗明一边揉着自己有些酸胀的脖颈儿,一边缓缓的从床上坐了起来。窗外那片碧蓝如洗的天空让人格外的心情愉悦,连宿醉后的不适都显得有些微不足道。

 

“起来了?头疼不疼?”赵启平放下手中的咖啡和看的正来劲的书,脸上带着些崇拜和欣赏的笑容。心里默默吐槽着:老家伙怎么越老越‘诱人’了呢?

 

“启平?你什么时候来的?”谭宗明有些懵,顶着一头乱翘的呆毛,哑着嗓子问。

 

“来?还没醒酒呢?你看好,这是咱家,不是法国的酒店。”小赵医生起身两步迈到床边,伸手就在谭宗明的脑门上敲了一下。

 

“看来我昨晚真的喝太多了。”谭宗明就着赵启平敲他脑门的动作又躺回了枕头上,顺势还不忘把对方也拉到怀里。

 

“昨晚遇上什么高兴事了?值得你喝成那样。”赵启平不挣扎也不反抗,轻轻拱了两下,找到个舒服的位置任由谭宗明搂着。

 

“那样?”

 

事情要从一周前说起,谭宗明跟着一个会被和谐的团队去了普京大大的家,参加了一个马云爸爸被突然提问的会,然后顺道去了法国。

 

而这期间赵启平则被他的好师兄凌大院长抓了壮丁,替他去开了三天的头疼大会。好容易从各种假大空的会上逃脱,又马上被连着三天的急救任务绊住了腿。

 

好不容易忙完的赵启平刚一闲下来就接到了来自谭宗明的信息,说已经在登机口,六个小时后准点飞到他面前。

 

几天都没正经联系一下的二人有点小别胜新婚的感觉,都急着想见到对方,于是赵大夫下了班抓起车钥匙就直奔浦东机场。

 

可天不遂人愿,赵启平的小刚炮(老谭给买的rs6)还没等开出地库,就被重症监护室的电话又叫回了医院。

 

那边谭宗明也是心心念念了一路,幻想了好几个版本的小别重逢,然而落地后等着他的除了一直打不通的电话就剩下一场并不想参加的酒会。

 

“谭总,咱们?”司机小哥哥有些怯怯的看着谭宗明。对方脸上的失望和温度都低的有些吓人。

 

“去外滩。”认清事实后的谭宗明瞬间收拾好心情,挂上他无往不利的一字笑,又是一条牛逼闪闪的大鳄鱼。

 

酒会进行到了深夜,原本并不会这么久的,奈何谭宗明的出现让许多人又突然多了很多‘想聊’的话题。

 

走出手术室的赵启平第一时间打开了手机,连续六个未接来电都来自谭小小它爹,这不禁让早已疲惫不堪的赵大夫瞬间恢复了不少。

 

“喂,你怎么才接电话,睡着了?”连着拨了三个电话才被接起来的赵大夫有点炸毛,语气很不友善。

 

“赵医生您好,我是司机小刘,谭总的手机落车上了。我刚发现。”

“他人呢?”

“已经回佘山的别墅了。我现在就把手机送回去,您别担心。”

“不用了,我去取吧,你在哪?”

 

赵启平挂了电话有些丧气,这都是什么事啊!一天二十四小时不到,他俩就玩了两次完美错过,咱俩就这么忙吗?混蛋。

 

小赵医生虽然嘴上骂着对方混蛋,可心里还是惦记的,于是一路压着限速飙回了佘山。

 

然而迎接他的却是一片漆黑,难道睡着了?赵启平一边在门口放下钥匙换好鞋,一边想着。

 

可赵启平才刚走了两步,就见到了那人。

 

谭宗明坐在小客厅靠窗的沙发上,背对着门一动不动,房间内没有开灯,幽幽的月光给一切都陇上了朦胧的轻纱。

 

赵启平刚要张口叫人,就见谭宗明轻轻拉了拉身旁衣架上自己外套的袖子,然后用苏死人的气音轻轻叫了一句‘平平’,竟然还是用的上海话。

 

这简直就是给了赵启平致命一击,惊的小赵医生半天没敢动地方,生怕一动面前的人就会像泡泡一样化了。

 

“平平,你怎么不说话啊?生气了?”谭宗明又拉了一下衣架上衣服的袖子,同时状若无辜的扭头看过去。

 

“喝多了?”赵启平慢慢从震惊中缓解过来,拖着下巴走到谭宗明面前,轻轻点了点对方的大头。

 

“诶?小赵医生什么时候学会瞬间移动了?”谭宗明眯着眼看了看左边的衣架又看了看右边的人,奈何脑子实在是麻木的厉害,愣是没想明白怎么回事。

 

赵启平被逗笑了,弯腰蹲在谭宗明的面前,伸手摸了摸对方的脸颊,有些烫,看来是真的没少喝。

 

谭宗明保持着微笑,低头顺了顺赵启平的脖颈儿,然后晃悠悠的附身抱住了对方。真好呀,这么好的人,是我的。

 

“行了,抱一会得了,赶紧去洗洗,你都臭了。”谭宗明身上那股浓烈的洋酒味呛的赵启平直想打喷嚏。

 

“不要。”谭宗明一边说,一边竟然十分幼稚的加大了搂抱的力气,仿佛是在表现自己的态度一般。

 

“你喝了多少?”赵启平蹲的有些脚麻,挣扎着想起身换个姿势,可谭宗明却抱的更加用力了,死活不让他起来,好像离开他的怀抱自己就会飞跑了似的。

 

“不知道。”谭宗明在赵启平的耳边蹭了蹭头发,骚的对方俊脸阵阵飘红。

 

“痒死了快停下,在蹭小心我上了你啊!”被蹭的有些心猿意马的赵医生狠狠的威胁到。

 

“好......啊!”谭宗明说完不但放开了紧紧抱着赵启平的手,竟然还向后一仰半躺在了沙发上。

 

‘我草,他这不是喝多了,简直是喝傻了好吗?’赵启平被震惊的目瞪口呆,好半天才缓过来,等他缓过来,正好看到一个在跟自己衬衫纽扣和领带较劲的谭宗明。

 

“别玩了,快去洗澡。我去给你冲杯蜂蜜水。”连脚麻都顾不上的赵医生飞快拉起一百好几十斤重的谭宗明,迅速把人和睡衣一起塞进了一楼的浴室,最后临出门时还不忘叮嘱一句“不许泡澡,冲冲得了。”

 

‘好家伙,老家伙这是年纪大了想开了还是想不开了?撩死人不偿命呀!’逃命一样奔入厨房的赵医生心跳的犹如打鼓。

 

乖乖洗完澡出来的谭宗明看上去更加的软萌,和昔日里那个雷厉风行霸气外露的总裁简直判若两人。乖的仿如拔了牙的大猫,赵启平让他干什么他就干什么。

 

“过来。”

谭宗明走进厨房。

“喝了。”

谭宗明毫不犹豫,一口干了。

“上楼,回卧室。”

谭宗明转身走了两步却又折了回来。

“干嘛?”

谭宗明拉起赵启平,又继续朝二楼卧室走。

 

赵启平换睡衣的时候,谭宗明坐在床边看着他,眼神缱绻又温柔。赵启平洗脸刷牙的时候,谭宗明倚着洗漱台看着他,神态轻松又恣意。赵启平收拾好上床准备睡觉的时候,谭宗明站在床头看着他,表情纠结又疑惑。

 

“你站那干嘛,过来躺下。”小赵医生拍了拍身旁的枕头,等着大猫过来卧倒,然而谭宗明却迟迟没动,反而是脸上的表情更加纠结了,眉头紧的能夹死人。

 

“不是要睡我吗?”谭宗明说完话,伸出舌头轻轻舔了舔自己有些干燥的嘴唇。

 

‘我的天神啊,您还没忘呢?’赵启平没忍住,狠狠翻了个白眼,然后爬到床头把人拉了上来。

 

“我都快累死了,您心疼心疼我,这个体力活还是留给你吧!”把人塞进被窝,赵启平一翻身搂了上去。

 

“行,那我来。”今晚的谭宗明脑子彻底下线,转了半天才反应出来对方是什么意思。可等他反应过来,怀里的人却早已进入了梦乡。

 

‘睡着了?’

‘那还来不来?’

‘说累了,吵醒不好吧?’

‘那到底还来不来?’

 

不一会,谭宗明也在自己反复的疑问中沉沉睡了过去。

 

“你一点印象都没有了吗?”赵启平圆圆的眼睛在眼眶里一个劲的打转,坏坏的笑容让眼角都爬满了褶皱。

 

“我就记得司机小刘把我送到门口,我就让他回去了,我看没开灯以为你睡了,然后……我现在有点头疼。”谭宗明是一个很有原则的人,极少会做一些让自己处于被动的事,所以醉酒这种事发生在他身上的概率是极低的,更别提喝到断片了。

 

“不疼就怪了,你都喝成那样了。你知不知道,小刘送回来的不只有你,还有一个胸大屁股翘的外国妹子,回来的时候看上去人模狗样的,可谁知道你之前都干了什么。”赵启平越说越来气的样子,最后用力一推,竟从谭宗明的怀中挣了出来,转身一骨碌就下了地,气鼓鼓的一屁股坐到了地毯上。

 

“胸大?还屁股翘?”谭宗明不懈的用鼻子出了一口气,单手支头直勾勾的看着赵启平。

 

赵启平被看的有些心虚,转过头去拿放在床头柜上的水杯。

 

“我都喝断片了还能干什么呢?你当我是许光明那个笨蛋么?行不行自己心里都没个数?”赵启平的手刚拿起水杯,就被谭宗明猛的抓了过去,满满一杯子的水撒了他一脸一身。

 

“哎哎哎,你干嘛!你看看,我衣服都湿了。”赵启平一手被抓着,一手胡乱的擦拭着脸上和身上的水渍,可还没等他擦完,整个人就又被拉上了床。

 

“你……我……唔…唔唔……”

“反正都湿了,干脆脱了吧!”

“谭宗明,我还生气呢!”

“生气?你诓我你还生气?”

“哎…你…我…”

“哥哥现在就教教你,什么叫行不行……”

“啊……你TM属狗……唔……啊!”

 

 

 

 

EN……

赵:等等,你先别打那个D,你还没告诉我这家伙因为什么喝多了呢!你有什么脸打这个D?

我:………看来我灯拉早了。

赵:别转移话题,请正面回答我的问题。

我:………好吧,其实事情是这个样子的…

 

 

酒会过半,谭总意兴阑珊,正打算转身离去,忽经一处,恰巧耳闻一思念极深之人名讳,遂驻足围观之。

 

老鳄鱼A:人老了,骨头在硬也不行啦!这次要不是亏了这个小赵大夫,估计你们今天就得去医院看我啦。

老鳄鱼B:你什么时候换的私人医生?也不说给大家推荐一下。

老鳄鱼A:我没换医生,人家是公立医院的大夫,明确告诉我啦,不接私活。哈哈

老鳄鱼B:嘿,这个大夫有点儿意思。哪家医院的?

老鳄鱼A:嘉林附属医院的,年纪轻轻就已经是主任医师了,叫赵……哦对,赵启平。

谭宗明:赵大夫的水平确实不错,不知您老这是?

老鳄鱼A:出门散步,走急了,幸亏他路过,不然等司机追上我,我这老胳膊老腿还不一定什么样呢!

谭宗明:年纪到了都会钙质流失,平时多注意些还是好的。

(说的好听,平时我教育你,怎么没见你这么听话呢?来自赵大夫精神上的嘲讽。)

老鳄鱼B:听你这意思,这个赵大夫你也认识?

谭宗明:不巧,我也曾是他的病人。

老鳄鱼A:看来我们今天的话题还很多嘛!

老鳄鱼B:你俩有机会给我引荐一下?现在想找个靠谱的大夫也不容易啦!

 

如此balabala……期间夹杂大量对赵医生的赞美之词,就着这些词句,谭宗明喝下了一杯接一杯的各色液体……于是……

 

画外音

谭宗明:我的人,当然优秀啦!这么优秀的人,我的。

赵启平:不要脸。

谭宗明:要你就行。



真*END


PS:实在太忙,所以还没空弄合集。同样还是三次元太忙,所以连三轮车都没有了!以上两件事,都会在不那么忙了的时候给大家补偿的!😝😝😝






评论(1)
热度(126)

© ゛親ベ寶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