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ベ寶寶

切记:走路看道儿,做爱带套儿!^O^

谭大鳄和赵医生(二)


谭大鳄最近很忙,不,应该说那是非常忙!一个月的时间绕着地球飞了四圈半!
虽然最近钱确实不那么好赚,可他也不是缺钱的人。但为什么还要如此敬业的奔波呢?
还不是因为他家大夫不在,一个人在家实在是无聊,还不如赚点零花钱玩玩呢。
就算不赚零花钱,给小大夫赚点爱心基金也是好的啊!

但让谭大鳄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年纪渐长的自己,早已不是当年血拼四十八小时不睡也无所谓的小伙子了。
一个月四圈半的飞行模式下来后,直接导致生物钟紊乱,彻底失眠了。

赵大夫上山下乡义诊一个月,累是累了点,可精神世界却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和升华。以至于整个人看起来都神采奕奕的。
可当神采奕奕、熠熠生辉,灰常渴望世界大和谐的赵大夫奔回家时。迎接他的却是一个黑眼圈大的坎比熊猫的大鳄。

大鳄四天睡了不到六小时的觉,困的脑子发木,精神萎靡,神情呆滞。
看上去极其脆弱,仿佛轻轻一碰就会爆掉的肥皂泡。很是可怜。

“医生看了?”
“看了。”
“药吃了?”
“吃了。”
“还是睡不着?”
“睡不着。”
“……………”

追究完前因后果的赵大夫有点恨铁不成钢,还有点小心疼以及小紧张。
可怜兮兮的大鳄软趴趴的躺在自己腿上不住的打着哈欠。
赵医生一边轻轻给他按着头,一边像哄孩子睡觉一样的讲着自己这一个月来的见闻。
就当赵医生讲到激动时,一声轻微的鼾声打断了他。
被失眠摧残了五六天的大鳄终于沉沉的睡了过去。
原本皱巴巴的眉头也渐渐舒展开来,下拉的唇角也开始微微上扬。
赵医生轻浮了几下那人的眉眼,原来他也会觉得岁月的痕迹是那般的温暖。

“你……你……你……轻点!”
“不要。”
“我……我……我……困了!”
“我不困。”
“混……啊……蛋……”
“可以更混蛋……嘿嘿嘿……”
“……啊啊啊啊啊啊……老…混蛋!”
“嗯……小…混…蛋…”





PS:手机码字太痛苦了,比这更痛苦的是无法排版!🙁🙁🙁😤😤😤







评论(3)
热度(79)

© ゛親ベ寶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