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ベ寶寶

切记:走路看道儿,做爱带套儿!^O^

【楼诚衍生】【洪季】双雄 (番外五)

一:恭喜铅球(洪少秋)浮出水面,同时也恭喜许光明先生成功上线!这篇文既是两部剧的上线贺文,同时也是这个故事的最后一章正经番外。至于还会不会有段子之类的掉落,就要看缘份了!谢谢大家的喜欢,谢谢!


二: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完 (番外一) (番外二) (番外三) (番外四)


-----------------以下正文-----------------


“嘭……”
随着一声巨响和漫天的火光。某生物制药公司在霖市的分厂被整体送上了天。
浓烟伴随着烈火,在这个本该平静的夏夜瞬间搅动了不知多少人原本香甜的梦。

“知道了,我直接去现场,咱们在那里汇合吧!”洪少秋一边慌乱的穿衣服,一边给身旁有些懵懂的人掖被角。
“有任务?”季白的嗓子有些暗哑,整个人看起来也是疲惫的要命。
“郊区一座药厂爆炸,市里领导都被吵醒了,局长让我先过去配合工作。”洪少秋身上的衬衫明显有些紧巴,但此时他也
顾不上这许多了。
“人为?”季白作势跟着要起,可刚掀起个被角却又立马让人按了回去。
“还不确定,等确定了你在上也不迟。”洪少秋把人完完整整又塞了回去,最后还不忘在脑门上亲了一口,这才转身下床。
“行,服从领导安排,时刻听dang指挥。”季白翻了个白眼撇撇嘴,又安心睡了。

洪少秋这一去就是一夜,待二人在见时已是第二日的午休时间。
“你就这么着在人前晃了十几个小时?”季白扯着洪少秋领带把人带到了办公室的镜子前。
指着对方领子边缘那一片紫红色的牙印给对方看。
“还不是拜您季大队长所赐,你还好意思说我?”洪少秋搂着季白肩膀,顺势就把一颗大头放了上去。
“我怎么就不好意思说了?您洪副局长色欲熏心强迫外出执行任务几天没合眼的手下行不轨之事时怎么就好意思呢?”季白使劲呼撸了一把肩上大头的毛,又把人推了起来。
“我这不是情不自禁,情非得已,情难自控……情……”没人时论起不要脸,真是谁也比不过洪少秋。
“停…停…停…您可快给我打住吧!你最近是不是报告写太多脑子坏掉了?”季白揪着洪少秋两只耳朵把大头拉近瞅了瞅,也没看出来有毛病啊。
“我就是想你…”环在季白腰间的手随着话语一同紧了紧,本就不胖的人最近又瘦了许多。
“别矫情啊,活我已经接了,您就在家老老实实等好吧。”昨晚的案子到底被定性为了人为纵火,又因着影响巨大,上面自然也就多关注了几分。
不然也不会直接点名让季白那组人接手,虽没勒令几日内破案,却也是明摆着的越快越好。
大头没在说话,又在季白耳边蹭了两下才依依不舍的目送人离去。

要不说季三哥是名符其实的罪恶克星呢!
不到三天时间他带领的小队就确定了犯罪目标,并迅速将嫌疑人抓获归了案。
可通过一系列的观察和初步审问后,季白却又疑惑了。
他面前这位三十多岁,看起来就文文弱弱的许光明先生,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会丧心病狂到纵火烧毁什么东西的人,更别说是间接炸毁那么大的一座药厂了。
可从他含糊其辞的不在场证明中季白又确确实实的闻到了许多谎言的味道。
这就不得不让季白对眼前的人从新进行审视了。

今年的巴黎婚纱展陈老板去的有点晚,故而回得也就不会太早。
可当陈老板苦熬了十几个小时飞奔到家时,迎接他的却是一栋黑漆漆的房子。
看着桌上已经变温的沙拉还有灶台边来不及烹调的牛排,陈亦度到底还是忍不住的吐槽了两句“这过的叫什么日子啊!老子养不起你怎么的?”
“庄恕那个家伙一定又被临时抓回医院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阵有气无力的怒吼后,陈亦度认命一般的收了桌上的狼藉,然后拖着他的大黑眼圈进了卧室。

“真是辛苦我们季大队了,这才短短52个小时就把嫌疑人定位并带了回来,真是堪称神速啊!”洪少秋手上给季白按着头,嘴上还不忘在恭维几句。
“少拍马屁,你一这么说话后面准没好事。”季白蝶着双腿躺在沙发上闭目养神,看着挺安静,可脑子里却转的飞快。
“叶晗说有个之前我负责的案子需要我配合一下。所以…”洪少秋虽然人调到了警察局,可根却还在国安那边。
所以当老战友找到他希望配合帮忙出个任务时,他连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后来还是在食堂匆匆一眼瞥见了季白他才回过神来。
自己如今早已不是孤身一人的独行侠,他有爱人有家庭,他有着一生一世的牵绊。
“去呗,反正我忙着也没时间管你。”季白的语气中听不出什么变化更没有什么情感,然而下意识的动作却实打实的出卖了他。
季白说话时不由自主的皱了一小下眉,可很快又松了开,然后就是下意识的一个转身,把脸贴上了某人有些松垮的腹肌。
“保证早去早回,条件允许随时报备情况。”洪少秋搂着怀里的头轻轻吻了吻脸颊,言辞笃定的又是发誓又是许愿。
“我很忙的,不一定有功夫理你。”季白伸手捋了一把洪少秋的耳朵,最后又似有若无的在脖颈处留恋了一会儿。
“嗯,没事。我理你!”真心相爱的两个人相处久了,感情并不一定就会变淡,有时反而会像美酒一般,越是久远越是浓烈。

自从上次庄恕瞒着陈亦度帮唐川破案后,唐川这个名字就莫名的被陈亦度写进了小本本。
虽然他嘴上不说什么,可心里却是实打实的吃着味儿。
终于忙碌完回到家的庄大夫,一进门就迫不及待的潜进了卧室。
果然,那个人依然还沉稳的睡着。阳光透过窗帘毛茸茸的舔舐着他的侧脸。
庄恕有些出神的看了好一会,才依依不舍的脱衣服进浴室。
忽远忽近的水流声和夹杂在其中的电话铃音到底还是吵醒了陈亦度。
陈总光着脚丫子,迷迷糊糊的摸下了床,废了好半天精神才把庄恕电话从裤兜里掏出来。
就在他打算敲一敲门把电话递进去时,屏幕上闪亮的两个字却刺了他一下。
“你好……”陈亦度一边往床的方向走,一边接起了电话。
“你好,庄大夫。打扰了,我……”对面的声音低沉而又富有磁性,就是语气略显急躁。
“不好意思,阿恕在忙,我是他爱人。有什么事吗?如果方便,我可以帮你转达。”陈亦度卧回被子深处,有些狡黠的微笑着。
“这样啊!那麻烦您等庄大夫不忙了请他给我回个电话,我叫唐川。谢谢!”唐川的语气从急躁转为平缓,可这却给了陈亦度一个不太好的暗示。
“好的,没问题!”挂断电话,陈亦度转了转眼珠,觉得对方也没什么大事,所以也就没在第一时间告诉庄恕。
而此时,刚好洗白白出来的庄恕,更是让陈亦度除了急于来场白日宣/淫外顾不得其它。

虽然上层一直在有意无意的催促季白尽快结案,可凭着他这么多年的办案经验和直觉,他不相信许光明这个人身上没有问题。
然而种种迹象却又实打实的都指向眼前的这个人。 
“许先生,您知道自己现在面临着怎样的处境吗?”季白眉目冷峻的看着对方。
“季警官,我真没有纵火。”许光明很镇定的看着季白,丝毫没有被对方的眼神吓到。
“那就请您在说明一下案发当日自己的行程和不在场证明吧!”季白挑了下一侧眉头,开始有些玩味的看着对方。
“我是应邀来参加一个学术会议的,整个白天都在XXX大学内没有离开过。”许光明说到这时一直都是泰然自若的。
“晚些时候去见了一个学生,然后就回酒店了,没在出过门。”而每次许光明说到这时又都是眼神恍惚,神情慌乱的。
按照他的说法,季白派人认真的核实过。
许光明的话基本都是事实,只除了最后一点。
他说自己回了酒店后就没在出门,可他下榻的那家酒店却只有他早上出门的记录,并没有他晚上归来的记录。
“许先生,如果你还是不能证明自己在案发当时的行踪,我们就只能认定您是这起重大纵火案的凶手了。因为您和这家企业高层间的种种瓜葛都表明你是最有犯罪动机的人。”季白的语气中既有劝诫又有警醒。
“我没有,我真的没有纵火,我那天真的一直都呆在酒店里,一晚上都没有出去。”许光明激动的挣了两下,试图距离季白更近一些。
“证人呢?记录呢?”季白有些叹惋的追问。
“我……我……我不知道。”许光明沮丧的抱着头,沉默了下去。
就在季白想在刺激对方一下时,他的电话却在口袋里疯狂的震动了起来。
“人在哪里?让他直接来队里找我,越快越好。”季白挂断电话,透过单向玻璃在次看向许光明。

“谢谢您提供的线索,我们会马上去核实。”季白合上文件夹,起身就要出门。
“季警官,我能见见他吗?”唐川在门打开前的最后一秒叫住了季白。
“暂时还不可以,就算你说的话都是真的,许先生也有故意给假证词的嫌疑,所以……”季白无奈的耸了耸肩,转身出门。
唐川有些脱力的靠回椅背,他真是不知道该说许光明什么好。

根据唐川提供的线索,季白很快有了新的发现。
而随着他心中疑团的慢慢解开,案子也很快得到了真正的破解。
药厂爆炸案的幕后真凶其实就是药厂老板本人。
因由之前专利技术的购买失败等一系列原因,他对许光明便怀恨在心。
后因经营不善,又欠下巨额债务。
就在他走投无路时,他想到了一个一举两得的好办法。
一方面可以陷害许光明,一方面又可以骗取大额保险费用。
于是他利用自己女儿约出了前来外地出差的许光明,并在他的饮品中掺入了大剂量的催/情类药物。
打算在留下不雅影像资料后,在以此来威胁许光明承认纵火的事实。
可怎奈,事情进行到一半时,唐川杀了出来,把状态明显有些不好的许光明带走了。
然而一计不成的李老板却又生一计。花钱购买了那家酒店当天的全部监控录像,试图以此破坏掉许光明的不在场证明。
唐川在得知许光明的事情后第一时间去过酒店。
可他发现酒店的监控视频被人篡改了。在空口无凭的情况下他没有贸然的去为许光明作证。
而是通过各方关系得知了一个有利信息。
借由庄恕和季白的关系和情谊,他的证词得到了充分信任。

“许先生,虽然你提供了一些不利于我们破案的证词。但看在你态度良好积极配合后续工作的关系上,我们决定不起诉你妨碍司法公正一事,但下不为例,以后请凡事相信人民警察。”季白跟许光明握了握手,冲他身后的唐川又点了点头。
“我……”季白走后,许光明一直低垂着的头犹豫了良久才抬起来,可当他看到唐川的眼睛时,原本想好的话却又是半个都讲不出来了。
“对,你。你就是个笨蛋加傻子,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想的是什么吗?你以为我不愿意,你就能对我怎么样吗?你这个脑袋里除了数据和分析,就不能有点别的吗?”唐川怒气冲冲的样子吓了许光明一跳。
可他的话却打开并温暖了许光明的心。
“对不起,我错了!给我一次机会,好吗?”许光明向前迈了一步,试探着朝唐川伸出手。
“我真怀疑你是怎么拿到博士学位的。”唐川抓着许光明的手用力一扯,直接将人拉入了怀中。

几近深夜才写完结案报告的季白有些莫名的伤感。
人与人之间的情感有时强大的让人觉得不可理喻。
为了所谓的名誉或者其他什么东西,许光明甘愿被误认为纵火犯,也不肯说出唐川的名字。
人真的是感情动物啊!
在一番略显矫情的感叹中,季白回到了家。
只拧了半圈的门锁让他的心感到温暖和悸动。
安放在门口的鞋子加上浴室里传来的水声。
这是他的情感,他为之也能疯狂的存在。



“我是不是很厉害?才三天就回来了!”
“嗯,你厉害。厉害你还受伤,还挂彩?”
“这点小伤还算啊?要不是我……”
“要不是什么?怎么不说了?”
“你眼睛怎么了?”
“没事,就是有灰尘进去了。”
“季白……”
“在呢,永远都在。”


“说,你是不是还吃唐川那事的醋呢?”
“谁说的?乱讲,我是那样人么!”
“那人家打电话找我,你怎么不告诉我?”
“您也没给我机会和时间啊,又是烈焰红唇又是大香肠的,我哪还有第二张嘴说。”
“不对吧,你是没有第三张嘴说吧?”
“庄恕,你学坏了。”
“………有吗?呵呵呵呵”

 

 

“许光明,你今天也嗑/药了怎么的?”

“没有啊,正常发挥而已。”

“…………,你说实话,你大学体育课挂科是故意的吧?”

“我只是考试的时候忘去了而已。”

“艹………”

“继续?”

“滚蛋,上次我醒过来已经是第二天晚上的事了…………”

“呵呵……呵呵……”

 

 

 

END




PS:稍后会为大家提供本文的全文下载链接,如果喜欢,到时候可以自行下载!本章敏感字稍多,请勿转载,谢谢!






评论(5)
热度(96)

© ゛親ベ寶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