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ベ寶寶

切记:走路看道儿,做爱带套儿!^O^

【楼诚衍生】【谭宗明/赵启平】 荒岛and野鸡 (玖)

一:活久见之神出鬼没更新系列。


二:前文 (壹) (贰) (叁) ( 肆 )  (伍) (陆) (柒) (捌) 番外---树震  


三:谭赵汇总→我的老谭和平平


-----------------以下正文-----------------


钓鱼回来后的一段日子,谭赵过的可谓是‘相敬如宾举案齐眉’。

但凡二人有了闲暇,都会约上一约。有时谭总会带赵大夫去‘一掷千金’,有时也不乏二人深夜路边撸串。

赵启平很开心,谭宗明这个看上去养尊处优的人却并没有那些个颐指气使或纸醉金迷的臭毛病。

私底下的谭宗明反而真是个‘上的厅堂下的厨房’的存在,真是难得,难得啊!

 

“可怜我塞巴斯从此该何去何从啊!”赵启平合上电脑不由长吁短叹一声。

“漫画?”谭宗明从他的眼镜后面挑起一侧眉头,似懂非懂的询问。

“嗯哼。”赵启平起身给二人各倒了一杯咖啡。

当然,没加糖没加奶的那杯递给了对方。

“平常心,平常心。”苦的人舌根发麻的咖啡果然很是提神醒脑,刚刚还有些昏昏欲睡的谭总,此刻瞬间清明了许多。

“是不是除了赚钱你对什么都很平常心?”赵大夫优雅的喝着手里的咖啡,柔软而又舒适的靠垫让他整个人都显得很慵懒。

谭宗明没接话,先低头看了一眼笔记本屏幕上那些红红碌碌的线条,又抬头看了看不远处的那人,然后继续喝咖啡。

不过如此醇浓的黑咖啡最后却还是让他喝出了些许甜丝丝的味道。

“老谭你看。”相对无言不过片刻,赵大夫便立马丢了手中的杯子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闪烁在朗朗夜空中的星子,此刻正以一种献祭般的姿态燃烧着自己的生命。

不断划破长空的银线如同落入凡尘的精灵,跳跃在每个人的心房。

 

如春雨般美好的奇景,照亮了宁静的夜空。也照亮了身边人红润的脸庞。

老人说对着流星许愿你的愿望就一定会成真,那对着这满天的星雨许愿我的愿望又会不会真的实现呢?

他的美堪比世上一切珍物,他的心就是最璀璨的星。

他是这样洒脱而又豁达之人,他懂我的意,却不回应我的情。

他,就是我谭宗明的世界里永远抓不住的那颗流星。

 

流星雨那夜后,赵大夫便开始忙的不亦乐乎。

各种各样的手术加上那永远写不完的论文,自然也就没了跟谭宗明吃喝玩乐的机会和时间。

不过好在谭总裁有的是‘不用上班’的借口,所以山不就我,我可以就山啊。

 

‘夜班?’

‘NO,是大夜班。’

‘下楼,有好吃的。’

‘来了’

 

“世上一切名利皆浮云啊!什么都比不上饿的要死要活时的一口吃食啊!”赵启平嘴里塞着好几颗小馄饨,鼓着两个腮帮子呜呜咽咽的感叹。

“饿了不知道弄点东西吃?我要是没正好经过,你还打算饿死怎么的?”谭宗明手里捧着一盒热腾腾的小笼包,随时准备着往对方手里送。

“手术这个事它实在是没准的很,所以就算我有心也没那个神助力啊。”赵启平的话没错,在NB的大夫他也不可能精准的算出自己这台手术的用时。

所以就算他准备了吃的,估计最后也会变成凉的不能在凉的冷饭。

“慢点吃,没人跟你抢。”谭宗明无奈的摇摇头,伸手掏了帕子打算帮那人擦擦嘴,可递到一半却又改了注意,转而塞进了那人手。

“你当我是你呢,还能慢悠悠的跟这吃。我这上着班呢,出来时候长了不好。”风卷残云的吃完了一碗馄饨后赵大夫又往嘴里塞了两个小笼包。

这下腮帮子算是让他彻底撑圆了。

“以后自己备点吃的,实在不行也可以给我打电话,随叫随到。”谭宗明一边收拾着外卖盒子一边却又想到了什么,于是继续说“但是最近貌似不行,我要去趟日本,过几天才能回来。”

“去日本?有空帮我带两本书吗?”赵启平好容易把嘴里的东西都咽了进去,拿谭宗明的帕子擦完嘴也没还人家,反而直接揣进了自己的兜。

“愿意效劳,书单发我就行,一定带到。”只要是你要的,就算是天上的星星我都给你想办法摘下来。

“那先谢啦!”吃饱喝足的赵大夫身轻如燕的飞走了。

直到那人彻底的消失在视线中,谭宗明才低头看了看怀里的盒子,然后吃完了剩下的几个小笼包。

 

赵大夫要的书可真是品类繁多雅俗共赏。

上到村上春树的经典套装,下到油墨未干的新鲜漫本,其中甚至还加有几多封皮就赤裸裸写着少儿不宜的大作。

谭总要不是怕手下人误会,想来他也不至于亲自去排队买书的。

且为着等其中一套漫本,本来五日便可回归的谭宗明又生生多在霓虹国多待了两日。

这两日虽不多,放往日也没什么大碍。可怎奈他忘了自己早就定好的一席酒宴。

最后就变成他匆匆下了飞机便要急急赶去宴会的样子。

如若是寻常事情的宴饮,以谭宗明的地位说推也就推了,可怎奈这次请的人事关他心中那抹挥不去的白月光,所以便是万万不可推脱的了。

在飞机上呆了近四个小时的谭宗明又同一众高官虚与委蛇了三四个小时。

待他走出酒店大门时,整个人也不知是醉的迷了神志还是高兴的产生了幻觉。

他总觉得月亮上有个人在看着他笑,而且笑的还是那般豁达爽朗。

 

赵启平家的门被敲响时以近午夜,空旷的四周环绕着略显刺耳的声音。

“谁呀,半夜抄家啊?”好不容易从医院解脱回家的赵大夫,刚刚才进入梦乡就被吵了起来。换做是谁也不会有多少好脾气。

“对不起,打扰你了。”谭宗明鲜见的有些眼神迷离,杵在门框上的样子却多了几分惑人的魅力。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赵启平先是一愣,继而神色不由的就换了一种。

“下午刚到,喏。你要的东西,都在这了。”谭宗明手里提着个不小的袋子,貌似还不轻,然而在赵启平眼前晃了几秒便落了下去。

忽然的‘哗啦’一声,一袋子的书就这样撒了一地,可想原本拿着的人是喝了多少。

赵启平弯腰正欲去捡,可手臂却被那人揽了去,然后就是一阵的天旋地转。

如果不是今晚的夜色太诱人,而老谭又喝了太多的酒,他一定不会做出这件让彼此都十分难堪的事情。

谭宗明压着赵启平,在赵大夫家的门板上肆意的亲吻,抚摸,甚至是有些过分的意欲索取。

起初赵启平是呆愣的,他的反射弧仿佛停滞了一般。

然后他是愤怒的,在不住的推搡和阻扰未果后,他狠狠的咬下了口中的唇舌。

瞬间满溢在口腔内的咸腥终于止住了发狂的猛兽。

“谭宗明,你是不是疯了?你喜欢男人女人那是你的事,我不想知道也不想管,可你今天这是什么意思?我赵启平不是你可以随意亵渎的玩物。我拿你当朋友,你呢?”

赵大夫本就圆润的大眼睛此刻如明珠般闪烁,那其中满溢着怒火和愤懑,却唯独不见谭宗明的影子。

不等谭宗明有何动作或言语,赵启平便将人和书一同都扫了出去。

而那扇被重重关上的门,从此隔绝了他们之间的所有联系和牵绊。

 


未完待续



PS:还有一章就要完结了,然而我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圆坑了!真是醉了~~~




评论(6)
热度(53)

© ゛親ベ寶寶 | Powered by LOFTER